我和我不存在的cp脑
世界充满了友情向
绝望

一个开头【玉藻前】

玉藻前的事迹确实喜欢的欲罢不能啊
想写关于她的cp,但可能还是友情更多一点
当作自娱自乐了


“葛叶,我成功了。”用最后的气力对着远处呢喃,声似喑鸟。 逆天转命,几乎是妖力尽逝,最终落得被擒杀的结局。 平安京看似和平,实则是乱世,你的孩子确实天资过人,作为阴阳师,一面与宫廷贵族打交道,一面又为这污浊的世界涤除怨灵。而我,只能在暗中守护他。当白狐之子也敌不过时间时,我看他化作尘埃,式神随着契约的消失而消散在雾霭中。 人间便又是百年,以藻女身份现世之时,零落的羁绊还盘虬在同一片土地上,盛世转衰,又由衰败出繁华。世人愿窥我凡身的容颜,交错翩影,即可以攀登而上,夺得人心。是了,顾及俗世姻缘,直到最后身心已经交由我,情再也不让我流连,爱便只剩权力上的占有,被阴阳之术捅破最后的薄纱,原来,陷入爱情的妖怪也如此可悲。问我是在乎否,呵,不过浮华,回首已站在宫阙高楼,物是人非,我只看见凄凉,那便走了罢。 这之后也还是有段时光,但属于妖鬼的时代只可惜一去不复返了。金色的毛不在闪耀着光泽,妖气虽然还在,野心却湮没了,玉藻前这个名字只留下了执念。我最后的欲念仅是在熟悉的人气和新识的妖气里游荡,及至回忆起妖生之初,那里有难舍离的见证罢了。 啊,还是失败了吗。命运终究不会由我一己之力扭转,那又能由谁克服呢。



 “葛叶,我便又来护他一世罢了” 这是我记忆中为数不多的做的对的事情。尊为逆世之妖的回忆还在我的脑海里,但现在我变了,作为晴明的式神存在着。该说在这与命运的对决中,我依旧是败了?不过 这样也不错。 我曾思考过如何才能让我这样一个“恶”的妖怪于其他式神都融入这里。或许,像一个强者一样,保持自己原有的姿态?可以看见,像我一样拥有完整记忆的式神不多。晴明失忆了,对我来说也不是件坏事。可以从他以前打的式神身上看到,像是不愿伤害人的妖刀姬,孤单却可以在这里寻找到归属,为情所伤的花鸟卷也可以作为寮里最温柔的角色去治愈受伤了的同伴,彼岸花,未尝料到这三途川的妖冶之物也会为阴阳师所用。有弱小的鬼,有不闻名的妖,不得不说,晴明他做得很好,这些生灵都得以照顾,那么,我也继续当一个守护者,可好?不需要我守护的妖怪也不少,我愿意承认他们的实力,他们也可以尊为友人,只是大多数强大的妖怪喜欢孤僻,喜欢独当一面。
当然,现在的我,也依旧被执念所困扰。我当然不是指那怨念与恶的杀生石,而是那个至今没有来到这庭院里的故人。

非到连傀儡师都没有
但是皮肤都敲好看(*`へ´*)
p1是这次的
p2是上次的
都棒到不行

她好可爱
即使是暴力大奶
还是爱她(*`へ´*)

突然开始看xxxholic
画风太可爱了🌵
才看完第一季就知道结局悲❄️
但还是想看啊
小葵好可爱呀🌻
侑子太美不敢画🥀
我大概没有什么画风吧🎍随缘
手绘果然照不高清 fine

酒曾染·伍【茨酒】

【磨叽磨叽🕸真感觉自己还是别垂死挣扎了
明明看别人的文就很好🐋
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造孽了
写了五篇加起来不到五千字🌵
欸……就让我再任性一次吧🍀(还是写了)
但还是别看吧 会耽误你们时间的🌖】


葫芦里的酒还是如此的 不变的醇馥幽郁。有些时候 见证了时间的器物会让人怀旧。
有月 有酒。
正如往昔。
但又如酒吞他变了
那双眸子里是深渊 锋芒毕露的棱角早已被淹没
变得更加冷静 没有恨人类 收敛了残忍
但茨木还是爱极了 这隐忍却深刻的强大


残忍是鬼的天性
但没什么是酒吞掌控不了的呢

以酒会友 斗酒百篇
见微知著 主宰沉浮

风流跌宕 狂妄 嚣张又怎样
游戏三昧
他是王
却又不限制于王

“果然我还是远远比不上吾友啊...”

人世间虚无缥缈的爱恋
看久了也会醉
只愿这酒香余味
不要醉到物是人非

和人类的交集-----
茨木曾经怨过人类 恨过那些蠢物
失心的杀戮?酒吞不在了 那个将他带出原来世界的鬼不在了,再次回到最初的黑暗又何妨?
但是 室迩人远
当他想到大江山往日的情景时 鬼王的音容相貌 仿佛还停滞在那时日中
他只把所有的一切 当成浑浑噩噩中的寄托。

世代更替 大概这两个妖怪只会存在于民间怪谈里。昔日的鬼王 他的名字随着退治消散在风中 而他的副将也销声匿迹……

茨木出乎意料的没有滔滔不绝的说着赞美的话,反而是酒吞先发问

问他为什么不肯罢休地寻他?
茨木可以凭直觉就给出答案

“因为你是王 是最强之鬼”

若是放在以往,
真话当作戏言听
酒吞只会无视这种溢满的赞美 撇下茨木 视而不见。

“…茨木童子,即使我早已被人类打败,你也依旧这么认为么……”

茨木听不出那句话里有任何叹息 或者后悔,酒吞 就像是一个旁观者 叙述着不属于自己的悲哀。
茨木也问过这个问题 千百遍问过自己 却只有一个答案

“吾王、吾友、最强之鬼 在吾看来 都是汝酒吞童子。”

绝无二心。

“妖鬼的时代终究会过去,湮没无闻,你跟随着我…”
“值得吾跟随的鬼,只有挚友而已。”

从对力量的渴望出发 觉醒 追逐 到头来 欲望的本源和终点都是他的王 酒吞童子。

酒吞有些自嘲的笑了 带着一丝释然,印证着最不该质疑的事。
浅笑 白色的眉舒展 又显得有些轻佻,长睫颤动了一下 纤细的睫是软而白的 像是被暖阳渲染得更加朦胧 但在那张轮廓分明的脸色又是如此相称,半眠的眼 只剩下那幽谧的紫 流光溢彩 那双眼 是不会垂怜任何卑微的生命的,就和那个笑一样 不经意勾起嘴角 那是 只属于一个鬼的。

酒吞虽然是跋扈且不羁的鬼 却很难像茨木一样如此直白 炙热的表露出自己的心声-------他难以将“挚友”两个字常挂在嘴边 但是 出于这剪不断的缘 因为形影不离 他们可以心照不宣地将彼此视作最好的朋友。
鬼的友情就是如此。

好酒和久别重逢 鬼有足够的时间娓娓道来
茨木愿意倾尽所有 来用话语来形容这世界最完美的存在
每个在人间经历的故事 里面都有对酒吞的执念 这些碎片是虚无 是幻影 虽然是讲着所见所闻 语气也好 内容也罢 残念虚执 字里行间都是酒吞。
像是誓言 为自己套上枷锁 束缚在最想跟随的鬼身旁。
这就是茨木口中的世间百态。

这事迹中却没有提到鬼王这件事 算是避开这忌讳。
茨木甚至想过如果昔日他不是鬼王 是不是就不会被退治
这个想法恐怖的将他要吞噬并泯灭
助他建立起宫殿
去讨伐那些不信服的妖怪
茨木可以任性的无视酒吞的不理不睬 不求他有他能得到报酬,大概可以当一厢情愿了。
是不是 不去涉足于统领鬼族 不再给酒吞带去他不需要 看不上的东西 酒吞就不会被人类联合讨伐?

酒吞心中怎么会这么想呢
正所谓当局者迷吧,对酒吞的无限崇敬让茨木放弃了清醒思考。
酒吞对一些自己的事看得明白
酒吞有做过恶
那些吃食少女的种种 都不假
这尸首…
只是孽的后果

恶鬼 不是理所应当有恶果吗
但只有茨木明白
明白鬼王作为一个王的情感
明白他别样的人情

这是茨木 人的一面
酒吞欣赏这一面 以至于他会用这有些极端的方法来让茨木远避他的恶果。

现在 他们都不会再提到'鬼王'这件事,昔日的江山 远不及眼下拥有此般挚友。
茨木也别无所求 只是还是不羞耻的说着“打败我,支配我吧,挚友。”
气势是嚣张的,战意是凌厉的。

“如你所愿。”

再之后
青行灯用一种有些冷漠的口吻对那次难忘的战斗一笔带过了……这让她的听众有些可惜。
这个听众茨木 拂袖而去 前缘的故事听完了,他该去推动这个故事继续发展了

“别让痴心成了妄想啊……”

茨木露出了笑容 那种笑容让青灯突然觉得这只鬼有些陌生。

离去的身影不在乎青灯怎么想 只要他还在 那葫芦里的酒是不会染上其他的颜色了。

酒曾染·肆【茨酒】

【写不出cp感🎄
越写越短🍵
我果然写的好平淡啊🍥
想详细些 发现写不来🍊果然边学 边看文章 是写不好的】
又有凡人在念叨了,

“强大的鬼呀,有什么得不到的?”

这样说话 嘛,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只能是个凡人了。
既然是凡人,在妖鬼的眼里,不过是浮游,到也难怪如此肤浅。
是呀 作为一只大妖怪 有什么得不到的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先说说这鬼他想要得到些什么。鬼 生命太长了 倘若是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消磨时间的事...失了趣味,鬼也难耐。
享乐人间 可以草潦一时;痴迷于酒 也算是一种乐趣了。

“女人和酒都是好的消遣。”

但对于茨木来说,都是一回事。
是茨木最先明白,他寄托在‘挚友’身上的希望 逾越了友情
如何证明呢 当茨木第一次见识酒吞去人间风月时,他一意孤行 吃掉了那个女人 直接打断了酒吞的兴致,他旋即追上被气走的酒吞,暴躁得质问为什么。酒吞沉默。
不许吃人。
仿佛这是很早前就定下的规矩,茨木也其实很早就改掉了这个‘习惯’ 他也不屑于吃人。
但既然酒吞这样说, 是不是那些女人 于酒吞而言 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呢,茨木心中暗想 感到莫名的心安。
得知那些女人不过是酒吞的玩物———他默默得跟在酒吞身后,摸了摸脸上被溅到的血,得出他自己的结论 ———
哦 原来是这样啊

“吾友后来说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后来,一次次的,酒吞无法阻止他的干涉,便遣了一个 ‘得人心’的女子‘妄图’教会他点什么,茨木那次出奇的乖巧。
他不在乎了,他明白了他对酒吞的情感。
那就叫他挚友吧
这样呢 他的‘挚友’ 还是先不要明白这个称呼的意思吧。茨木暗自想到。

关于茨木的结论———这就要提到鬼女红叶了
那些下意识就杀掉的女人,怎么说呢,那些女人 都不重要,都只能激起他’杀‘的欲望。然而反观红叶,这是茨木第一次面对‘此类的女人’,还能如此冷静。他知道这个女人 不一样。于是,不能一样的对待,不然就 ‘得不到’ 他想要的东西了。
他在行为上 下意识的 对酒吞表现出的是尊敬 敬畏,实则不然。比如这次 他开始缜密的盘算了。
甚至连最后 红叶的拒绝,对于茨木来说 是个契机呢。

这大概可以回答‘鬼有什么得不到’这个问题了吧。

茨木停下了,他的心里突然有些空虚
酒吞真的希望茨木去找他吗。茨木每次想到这件事时,总是努力回避,踏上新的路,让思绪消散在风中。
他正在实现酒吞寄予他的希望,不像是刻意完成使命,他去了人间,看透了一些事。却并没有像酒吞说的那样

“忘了我吧,茨木童子。”

茨木越是找寻,越是思念。依稀中不那么厌倦人类,仿佛可以体会到酒吞曾见证的沧海桑田。
也更加坚定了

“吾 一定可以寻到酒吞,吾友”

这样想着,一直找着
直到再次回到大江山
退治那天之后,这里的气氛变了,变得陌生,等到茨木赶来的时候,该散的已经散了 酒香的残留也不可察觉了。茨木等到那最后一丝熟悉的气息逝去了,他便也走了。留在这里只会被牵连进往事的感伤。等他一路走了这么久,再次回到这里 莫名的有些期待。但随即又回复了冷静,是呀 除了酒吞 他还能期待什么?

青灯 在距离大江山很遥远的地方 心中突然颤了一下

“唔 阎魔——”
“荒川———”
“大天狗——嗯 好像还有…”

青灯默念 过了今夜 便是退治后整整一百年,这些旧时的好友都只能哀叹一番,再满上一盏 遥敬一杯
在这一百年里
有只失了归宿的鬼 去了很多地方 见了很多人 也做了很多事
而如今这只鬼...

大江山
茨木眼中是错愕
呆在原地 目光停留在那个树下的身影上
伸了伸手 顿住 却又不敢触碰 怕这心心念念的鬼只是幻影。

“果然连我这鬼都见鬼了、但即使是幻影...挚友 也无比迷人啊……”

坐在树下的白发鬼有些哭笑不得。
找了我百年,你不嫌烦本大爷都烦了
现在本大爷反来等你,你却说是幻影?
算了 就这样吧

“茨木童子,陪本大爷喝酒去。”

起身便向山下走去。

“挚友———”

你还没有注意到吗
那独臂的背影
从退治那日之后,可是拥有了如此的红发呀。

【我都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了】

酒曾染·叁【茨酒】

【果然我不是很会带入角色名字🐇
越写越短🐁
青行灯🦋喜欢🦋设定她喜欢妖刀姬❄️喜欢
酒吞和茨木是觉醒了 觉醒参见皮肤
酒吞还不知道是因为茨木 他以为是因为红叶🍁
下次讲讲酒如何发现的吧】


走遍四海八荒。
为何执迷不悟?

”吾只要一直找寻,定能寻到他。”

他的执着,不仅没有被这枯燥的岁月磨灭,反而随着这坚定的踏寻越来越顽固。

“不好说呢….”

饶有兴趣的用指尖勾起发梢,翻卷,纠葛,缠绕。青灯,实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一举一动是人世外的缥缈。那是被困的百鬼灯,抬手,指隙间点点萤火;唇齿借灯色,筱黠的青;青白发,似万流火。
穿梭字里行间,玩味人间趣闻。

“你说,故事为何让人心碎又难舍弃,嗯?”

情到深处 故事岂能讲尽,可不正是吗。
有故事的地方 有幽幽青灯 是怕再也见不到天明,又或是星星点点也有了魂和灵,怕错失了心之所向。
灯光永不染。
酒光清冽,却似月光寒冷;清醒的醉者,孤寂,高傲,不可一世。
酒曾染。
这是茨木童子不会忘的。
酒染为谁
唔 嗜血的时光早已不在 不 只是这些凡夫俗子的血 一切 都无法满足他。
是呢,接受了这酝酿着妖力的酒,可能只能叫做切身之痛吧,这酒可谓是表面平静,实则波涛汹涌呢。但是转念一想,‘酒’和‘鸠’不正如此亲密得联系着吗。
酒吞 是这未尝被染指的酒,终会被茨木品了去 当然这是这段寻觅的后事。

欸 这个白发鬼的故事 单调嘛 却说不完 先搁置吧
那么 呐 现在 来说说看遍天涯海角为了寻友人这件事吧

茨木失去了手臂 在酒吞还以鬼王的身份存在的时候。
酒吞 怒
世人都侃言道鬼生风流、戏语 说着酒吞为了那女鬼动了怒。

说来这又是无比的巧---

“此话怎讲呢--”青灯还笑着买了个官子 不过 笑得带着些涟漪,

“鬼王啊...是一只有人情的鬼”

酒吞将茨木带回大江山时,免不了一些杂言片语 哈 有趣的是 这不由于酒吞带回来如此脆弱的一只未觉醒的'小鬼',而是 因为这只小鬼的胆量和雄心 可是让众鬼佩服呀
可以说,鬼王当闲时 外出 去人间 寻酒肆 找乐子;小鬼 过急的想要击退所有前来挑衅的人 甚至挑战他的王,不得不叫好的是 他做到了。

再说这鬼王
常说鬼本无情 却不知是鬼痴狂更盛

“红叶...”鬼王的手捻碎了一片片无辜的红枫,眼里的神情 哎呀 说来也怪,风流者再也无心于杂生的野花了呢 只是那神情---茨木第一次见 便就爱极了、也恨极了 恨那眼神不属于自己。
酒吞把大江山当作什么了 比不上那饮酒的枫叶林。
酒吞把他当作什么了 比不上一片可以睹物思人的叶子。
气恼 仇恨 绝望
这些都是酒吞带给他的 新奇的感觉

这便是无比的巧啦…
当茨木拖着一条断臂再次回来时 无比兴奋,变态的兴奋 以为又离他近了一些,呵呵,事实呢

“事实上...”女妖身边的灯影有些斑驳 像是同样兴奋了,

“吾从没见过那样的酒吞童子 吾友...”

解酒消愁愁更愁,千杯不醉难还休。
红叶威胁似的拒绝了 恶狠狠得
酒吞醉了 无泪的
茨木觉醒了 不是因为这还在淌血的右臂,而是...

“巧...妙不可言...”

酒吞当然不能明白,当红叶离去时,他只觉狂气在一瞬之间爆发了 也罢 用酒来麻醉 机械的发泄
可以说 这次 酒为红叶 酒未染
但当茨木回来时 他怒了 怒不可遏
觉醒的不只有茨木 呐

“只怪我看不穿...”

青灯如此诽谤、又有些失落、又有些兴奋
是多久没有出现了 让我都惊叹的故事

据说 大江山鬼王那嚣张的红发刹那间变成了银白 就像是那小鬼一样 数日后 待到尘埃落定 又见那抹艳丽的红
看到了吗 那之后,茨木的左手染着紫色的火光 新长出的一对角预示着更强大的力量 褪下绛色的衣衫 在红白的华服里 陪在他的王身边,等酒吞真正明白。

【下一页就会遇见酒吞啦 高兴】

酒曾染·贰

【确实不是很会用文字作为表达工具
没有剧情🌪
没有文笔🌲
没有人物剖析🍬
闲散杂文集……可能会耽误时间🎄
都快写完了酒吞都还没出现…
看起来我就是一只突然有梦想的咸鱼】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什么样呢...
人,是因为什么才变成鬼呢?
这个被搁置了百年的问题又被提起。作为人的一身无疑是十分悲惨的。人会分贵贱,会有私心,会趁人不备 加害于人。这些藏于表面下的恶的部分,还是和鬼很像啊,不过大多的鬼不屑于隐藏罢了。
面目狰狞,丑恶的鬼相,当时只当是背负了诅咒,怕是造孽的报应。但怎知这脆弱的生命却如此有着生的意志,就像是在等待,等待谁呢....无论怎样,在这险恶的地方活下去吧....啊,这就是在人间的事了....
那不堪的时日,在往后的鬼生之中就权当是尘封的往事了。
这看似是投机,又像是天意。

民间所谓的正直的人,总会妄图掌握一切虚妄的东西。对神明的信奉,对信仰的践踏,他们却都觉得无所谓了。归根结底,怕是人心在作崇。
不过,这也巧了。
最开始的疏远,逐渐驱逐,直到被永远的抛弃。
但是这就是谜团的起始吧,降生于世,永远在黑暗中摸索。鲜血,凌厉的杀意,弱小者,压迫和反抗都是鞭策,是药引。
一碗酒,妖酒。
谁料到人终究会堕落成鬼。
说是堕落也是不准确。
像是弥补了对方灵魂深处的残缺,危险的契合感,如此轻易的走上了新的路,没有诱因,只是发觉了鬼的本性。鬼也好人也好,要追上他,留在他身边。

哭声自远方传来,带着血腥味,是熟悉的味道。比起这血腥的弥散,熟悉的是那鬼的气息。虽仅有过一面之缘,那一面,让他追寻了,百年。
说的很对,渴望力量,渴望强大,渴望被认同的就是这一只狂言想要挑战鬼王的鬼。
挑战只是一种过程,最终,最终可是有着目的。
叫嚣的小鬼,还是不足呢,但是呢,

“喂,跟上,小鬼”

意外的惊喜,不是吗。
甚至于这个名字,茨木,可是酒吞起的呢。
如果没有遇到那个永远追随的身影,历史上可能都不会留下这个人存在的痕迹,但总有人就这样随波逐流,最后泯灭,消散在时间里——因为,太漫长了...
等待和找寻同样是漫长的,长到让人看不清,记不起。

酒曾染·壹

【发生在退治后/超短的文呢\不虐,结局不悲,没有刀
第一次发文欸。。。很快就会完结吧❄️喜欢红叶🍁设定曾经喜欢过酒吞❄️喜欢酒吞🎐觉得很帅又很有趣...还会活过来的❄️茨木...不是很了解啦🎏一定很机智吧】【cp我真不知道,只是因为喜欢酒吞....但酒茨有点吃不了呢...不知道贵圈任何cp...只要有人安利cp我就一定吃】


“绝美的红叶姬呀……她可等错了人...”

分明是凄婉又戏剧的开头,喑喑哑哑,婉转却不悠扬,仿佛下一刻这故事就要戛然而止。
说是故事也罢,只是这个枫林中的稀客 怕不是早已知道了故事的结局。
细嗅这红叶,终寻这叙者,这个悲剧的见证人。当然,周遭自然没有人。
他除了一个信仰从来没有怕过。
但又是谁在怕这红叶萦绕心头,最挚爱的人的心头。
见他不语,血唇仿佛轻叹,又像是无奈的自行诉说了下去...

“你是不是真傻、要让他也执迷不悟一辈子吗 呵”

你是否以为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帮他呢。
热忱的痴心让我迷失心志...但你又何尝清醒呢。
看吧 看吧
剖开这一切 看似美轮美奂的表皮下也是那最残酷的东西了。
成鬼 成妖
这妖生无趣 总被缘分牵缠 没了个源头。
硬要说这因果造化为何意....总叫人想得不真切,只愿把酒胡言 叹 求永醉 不得欢...
你不也是早就见过这般模样?

“你可知 我疯是真疯 爱也更不是假...最真、最真也不过是....”是他曾望我的目光。
“见我被蒙骗半生....堕落 呵....”

怕不是第一次见这妖艳的鬼女如此无生气的低语。那人痴迷,被那眉飞色舞、不同于其他女色的不羁勾去了心。只是现在,低语中独留落魄悔恨。
说是悔恨---

“唉 罢了……”
“即使我这双眸子不再清明 难道你还瞧不见?”

现在那眼里仅残濒亡的希望和无边的寂寞,不是吗?纵使跟随者自欺欺人 他也知道那是为何。
对月长饮,人生几何。
他品得上的酒,寥寥。
他看得上的人,无几。
酒判人心
但是否 和他共饮的人也能如此耐住寂寞?
摇头,这白发下的墨瞳微微有些波动 又转瞬即逝。在这枫叶林里光斑浮影,过于躁动,又有点静了。

“知与不知,留与不留,我都无法左右他半分。”
“呵”
“你在我这还有何好遮遮掩掩,真是不及那酒鬼痛快…”

女鬼看似对于自己这脱口而出也是有点吃惊---竟是在怀缅过去啊 呵

“啧!”

不等这拜访者说话,那黑发在空中飘飞。

“事已至此、还来我这荒僻的小林子,你早就明了你的内心吧。”

纤细却带着妖风,手一挥,只见这红色帘幕顿时“沙沙”破落,结界已损,实景不过是枯山秃林,再不见什么茂华的红枫....
那是留恋却不真实的繁华。
确实,他说不出为什么会走来这个他曾经最仇恨的地方。
妖鬼很少拐弯抹角的说话。

“我明白了...”

起身就要去了,却被这柔弱而憔悴的人儿拦了一句无意的话,

“想他这样痴的人,怎么会不迷人呢……但纵使我没有被蛊惑,我也会拒绝他的 然后让他找到真正可以陪他的...人。”

当年,这少女的魂是炙热,又是不忍的。
不忍把爱过的人卷入乱世,即使他不在乎。

“能够配得上他的人、不是我... 呵...呵......”

鬼哭是很可怕的,却不及这无泪的抽泣的万分之一。

“我这可是让你去...陪他呀……”

凶恶的语气
没有后文,没有挽留。
白发的鬼第一次可以听这声音如此之久。
话毕,离了。

葬的叶,呵。
女鬼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这说的话,只是怕这鬼子太不能明了
只是,怎么可能呢
正如她所说,缘,深而不能断之
他们之间的交集,才终于步入正轨呢。